李小牧深喉日本

这里就像一个大的熔炉,所以我常常自嘲自己就是歌舞伎町这个污泥中长出的一朵莲花,出污泥而不染,事实也是这样,我就没有黑过,所以不用转白
跟随李小牧了解真实的日本~

我想告诉大家的是:我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并不犯法,更谈不上犯罪,皮条客这个职业在日本是完全合法的,我们的收入都是辛勤劳动所得,而且我们为这份工作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,你们根本无法体会。

1988年,当年27岁的他,到日本后一下飞机,就住在歌舞伎町。一个星期后,他开始帮着打扫卫生,清扫避孕套、洗厕所,一个小时能挣600日元。后来,他发现,做”案内人”十分钟就可以拿到1000元小费,而且是合法的。

“很简单,就是为了钱,”对做”案内人”的原因,李小牧毫不避讳。

如今,他已经把”案内人”做成了自己的招牌和名片,”网络上一输入歌舞伎町、案内人,就是我的名字”,他把这看成一种荣誉。

他不喜欢别人称自己为”皮条客”,”案内人是夜间导游,介绍客人到餐厅、风月场所,收取佣金,是合法的;而皮条客是自己养小姐,再把她卖出去。如果我从事的是这样非法的事情,怎么可能入籍呢?又怎么可能有政党推荐我参选呢?”

“我做案内人,是为了生存。那些在东京陪酒卖春的中国女孩,也是为了生存。我站在新宿街头发纸巾,工作一小时是1000日元,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3000日元,我当然要选择赚钱更多的职业。刚做那会儿,我也痛苦过,思想上也激烈斗争过,我在国内跳过舞,当过演员,做过贸易,在日本一流的时装学校学习设计,现在却要站在大街上拉皮条,我要不要面子啊?”李小牧用力夸张地拍着脸颊。

最令他难受的是,有一次他和爱梅(第二任妻子)吵架,爱梅指着他的鼻子骂道,“没错,我是有个日本男人,那又怎么样?你这个丢留学生脸的拉皮条的,就凭你的本事,在这异国他乡能让我过上好日子?”

那天,李小牧全身发抖地倚在角落里,强忍着声音,不断抽泣着……

我告诉父亲,我在日本做导游。我无法想象在电话里能让他明白,歌舞伎町案内人都做些什么。我们在中国见最后一面时,他才知道我的工作。他看到我做这行,过得还不错,并没有说我什么。

李小牧回到日本后不久,父亲就过世了。接到噩耗的那天,他站在新宿街头,跟一个陌生的日本人用中国话说:“你知道吗?今天我父亲死了。”日本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,看着他眼泪珠子一个劲地往下落。

可是,仅仅过了五分钟,他就发现前面来了一拨台湾客人,他快速地抹了一把脸,迎上前去问:“先生,你们要服务么?”

李小牧在房内演示着那一幕,低头哈腰,一脸讪笑。

“哭有什么用呢?没人会因为你父亲死了,就会多给你小费。活着的人照样要活下去。没有钱,拿什么养家?你拿什么交学费?那一刻,我对我自己说,今天我赚到了钱,我就是在赢。”

李小牧继续笑着,笑得极其异常。

“我曾经恨过我父亲。如果没有他,我们全家人不会过着被人看不起的日子。我从8岁起就拼命跳舞,我只有利用这点特长来为母亲争光。可惜,条件、环境、资质都注定我当不了一个成功的舞蹈家。我没有读过书,可是为了办好文学院,我做得那么努力,结果学校被封了,我们被大众唾骂成骗子,全家人再次被人看不起。

“我父亲年轻时,极想通过实现自己的价值,来改变自身命运,改变儿女的命运,可是他一再失败,也让我在生活中处处碰壁。我从湘潭跑回长沙,从长沙跑到深圳,没有一个城市让我感到满足,感到安心。最后,我来到了日本学服装设计。

“我刚开始站在大街上拉皮条时,我在服装学院的同学常常经过那里。我害怕他们知道我做这行,我总是装作在发广告纸巾,或者是等人。久而久之,他们发现我老在那条街上,我穿着变得好了,手里宽绰了,他们以为我是在那儿做“鸭”,在学校里,我又被人家看不起。

“新宿这条街别说在中国人眼里,就是在日本人眼里也是有名的3K街,又脏又乱又可怕。可偏偏在这个被人看不起的地方,让我这样一个年纪大,又不懂语言的外国人找到了生存的位置。我的地盘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,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。这是歌舞伎町的主街道,就像一块人人争抢的肥肉。

为了保住这块地,我绞尽脑汁,想方设法与黑白两道搞好关系.在这条街上,我和黑人,日本人,韩国人,甚至是自己的同胞钩心斗角,你争我夺。

“你看,我在日本付了那么高的学费,进那么好的服装学院学习,好不容易毕了业,我却成了一个拉皮条的。”

案内人其实就是“引路人,导路人”,毕业之前我自己就是不愿意进公司,不愿意被人管,所以做这个活呢又可以做导游翻译,收入很高,满足了我当时4年的学费。后来一直在歌舞伎町做这个,当时日本有22个警察厅指定的暴力团,也就是黑帮,在歌舞伎町都有分支机构,所以经常和他们打交道,日本的黑帮还是比较规范,不会动不动就打你,遇到什么事会请你去咖啡厅谈判,咖啡钱也是他们付,所以跟他们打交道还是蛮有意思,但是我只和他们交往,不和他们为伍。

我每天都是在大街上,就是一个活的“监视器”,所以只要是歌舞伎町发生的所有事,包括中国人枪杀日本黑社会组长,中国人的内斗或者流氓之间的内斗,还有中国人和韩国人的打仗,中国人和菲律宾人的打仗等等,我都比较清楚。

这里就像一个大的熔炉,所以我常常自嘲自己就是歌舞伎町这个污泥中长出的一朵莲花,出污泥而不染,事实也是这样,我就没有黑过,所以不用转白。

他从最初的舞蹈演员到服装厂工人,再从混迹歌舞伎町的案内人到参选日本东京都区新宿区议员,在“灰色地带”左右逢源,开餐馆、做“导游”,他写十年专栏,文章持续刊登在《美国新闻周刊》日文版、中国的《南方都市报》。被称作“日本问题专家”,专业的研究学者对他慨叹万分。

他被称为在日华人中的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。没有谁会比李小牧更了解霓虹背后的真实日本;没有谁能走出李小牧这般特立独行的生存之道;没有谁会比李小牧更精彩的演绎出令人屏息的精彩故事!

新宿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亲述所见所闻,还原真实日本。
李小牧是谁?

下载权限

查看
  • ¥{{right.value}}
    {{right.value}}
    免费下载
    评论后下载
    请登录后查看

  • {{attr.name}}:
您当前的等级为
分享下方“海报分享”可获得更多积分,点击 登录 评论之后下载 立即兑换 支付费用以后下载 升级会员
您有每天下载所有资源次的特权,今日剩余 由于网盘分享限制,如若出现链接失效、内容缺损、画面变形、声音损坏等问题,请联系小助手帮您解决。芝识小助手微信号:Cheesebook_RiseCake
人文

道德经说什么丨樊登亲邀韩鹏杰撰写,白话版《道德经》|芝识分享百度网盘资源分享

2020-11-10 14:46:42

人文人文学院社科学院认知学习

【看理想】从中国出发的全球史

2020-12-16 21:15:29
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本社群分享的所有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来源于互联网。本社群学习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社群刊登,学习,欣赏。请及时通知125028714@qq.com,并提供相应著作权证明,予以删除。 

芝识分享,网络课程,资源分享,百度网盘